香港粵劇的啟示(福建一大學教授的文章)

2013-3-19 16:45| 發佈者: 本地薑| 查看: 36| 評論: 0

 

摘要: 福建師範大學海峽兩岸文化發展協同創新中心教授

 
 
 
香港有600萬人口,在當下城鎮化發展迅速的中國,大約只能算中等城市。

 
  在一般的印象中,香港近乎文化沙漠,其實不然。香港不僅有多種文化產業和娛樂方式,更重要的是香港盛行粵劇。香港在文化上從來不是一個孤島,它和廣袤的嶺南地區是一體的,粵劇就是這種文化最主要的載體之一。粵劇是香港民眾喜愛的娛樂方式,從前如此,今天依然如此。

 
  香港粵劇演出史有兩次高潮。一是在20世紀上半葉,那時的香港雖然由港英當局統治,在文化上、至少在戲劇上與廣東並無分界。粵劇最有影響的戲班被通稱為 “省港大班”,幾乎所有粵劇著名演員他們習慣稱之為“大佬倌”都游走于香港和廣州兩地,創造了粵劇在省港兩地共同的繁榮景象。而第二次高潮就是正在進行時的當下,多少是由於受到粵劇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的刺激,香港的粵劇演出形成新的熱潮。剛剛過去的2012年,香港地區有記錄的粵劇(包括粵曲)演出達到兩千多場,其中數家有演出粵劇的悠久歷史的劇院,經營都相當不錯。香港早有數家大學開設了戲曲課程,極受歡迎,並且吸引了其他幾家大學準備開設。

 
  抽象地看,整個嶺南地區,粵劇的生存狀態都相對較為良好,尤其是比起其他國內地區的大多數地方劇種。粵劇的生態何以比其他劇種稍好?這是個需要專門討論的問題,香港的粵劇和廣東的粵劇具有更多的相似性和同質性,數十年前曾經完全同步發展,當下的發展態勢卻呈現明顯差距。尤其是內地申請“非遺”的熱情遠遠超過香港,結果卻是香港的粵劇比起內地更多地得到“非遺”認定和命名的促進,這才是值得思考的現象。

 
  誠然,香港的粵劇和內地一樣面臨時代的挑戰。如果說內地的戲曲界人士經常以西方藝術、流行文化和影視網路等多元娛樂方式的衝擊作為戲曲演出衰落的理由,那麼,在所有這些方面,香港粵劇界遭遇的挑戰,恐怕都要比內地更甚。但我們沒有聽到抱怨,也並沒有見到香港的粵劇市場因為遭受這些衝擊就七零八落。反觀內地,那些和香港規模大致相等的城市,戲曲演出市場很難與之相比;而且從整體上看,戲曲的發展狀態,也很難與香港粵劇的現狀相提並論。

 
  如果要追尋歷史原因,我們可以看到,這是由於粵劇在香港的演出有其傳統,更可貴的是這一傳統從未中斷,因此香港比內地戲曲市場更容易經營。香港還一直保留著民間的“神功戲”傳統,政府部門並沒有以“現代化”或反對封建迷信等理由禁止它存在,所以這堛爾f劇演出,始終是民眾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相對完好地保存在本地的文化母體之中。香港的戲院一直獨立自主經營,戲班、演員和觀眾根據市場形成的互動關係,沒有受到太多外力干預。粵劇從業人員組成的行會“八和會館”,是這堛爾f劇界自我管理的民間機構,不像內地劇協需由政府派員管治,自主運行良好。因此,改革開放以後內地與香港戲曲交流更趨頻繁的年代,就在內地戲曲危機的呼聲此起彼伏之時,許多劇種的優秀表演藝術家應邀赴香港商演,感觸良深儘管他們在本地演出往往門可羅雀,卻可以在香港的演出市場中獲得很高的評價與不錯的票房收益,受到觀眾非常熱情的歡迎。

 
  現實的原因當然更為重要。戲曲界的同仁們經常呼籲各級政府“重視”戲曲。如果從這個方面評價香港,今天的香港特區政府無疑是“重視”戲曲的。一個很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在香港這個國際化大都市里,特區政府在西九龍這一近年最重要的、堪稱大手筆的公共文化設施建設方案中,把戲曲放在了最優先考慮的位置。戲曲中心不僅將西九龍這個巨無霸式的綜合性文娛中心第一個建成並投入使用,同時位置也在最佳處,它最鄰近地鐵出口,這個出口在未來或許還可以直通京九鐵路。在整個西九龍區塊內,它最靠近城市中心繁華的商業區。計畫中的這個2014年建成啟用的戲曲中心,將會包括一個千人大劇場、兩個中型劇場和兩個茶座式的、可供小型演出的休閒場所,同時還有交流、研究、展示和從事社會教育的場地。除了西九龍建設中的戲曲中心,香港特區政府通過古建築活化計畫複建、增添了專門上演粵劇的劇場。在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粵劇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保存了大量粵劇的相關資料。不僅如此,香港特區政府對粵劇的資助,近年增長明顯。現在特區政府每年給予各粵劇團的資助總額超過八千萬港元,對於香港這樣一個以前幾乎只資助交響樂之類的西方藝術,戲劇類的資助也一直極偏向於話劇的國際化都市而言,現在粵劇獲得的政府資助,完全不亞於任何其他表演藝術樣式。粵劇表演的重要性更多地為教育界所承認,香港演藝學院正在論證和評估把粵劇表演專業提升為本科。特區政府內部還有呼聲,要籌建公營的粵劇團。

 
  但是對我們更有啟發性的,是香港粵劇界對政府行為的反應。

 
  西九龍未來戲曲中心的設施將會非常完備,粵劇演出場所的硬體將有質的提升,因此西九龍計畫之初,粵劇界的“大佬倌”們就開始主動地思考如何以更優質的演出,充實這些新的場館。政府負責提供資源與條件,藝術內容只能由藝術家們自己去決定。香港政府在文化方面沒有五花八門的“工程”,但是我們可以相信,粵劇界的同仁們一定會對得起戲曲中心這座新建築。儘管粵劇界人士皆稱讚公共財政增加對粵劇演出資助作用,但是他們不需要“感謝政府”,更沒有人因為政府給了經費,就要求(哪怕是暗示)哪家粵劇團創作演出歌頌特區政府的新劇碼;資助的分配由一個獨立的專家委員會決定,政府只是執行者。粵劇界多數人士並不否定粵劇表演本科教育的意義,但是他們不太關心演員的文憑,更注重的是表演水準。沒有人需要或可以通過高學歷的文憑進入劇團,贏得觀眾;以八和會館為代表的傳統的粵劇表演教育模式,依然有很強的生命力。最後,在香港粵劇界,對特區政府偶有人提出的創辦公營粵劇團的建議,回應不只是極其冷淡,還時有否定的聲音,各粵劇團的“大佬倌”們,更是沒有人願意參與組建。

 
  粵劇就是粵劇,不存在香港粵劇和廣東粵劇之分。況且,粵劇是戲曲的一個劇種,它和其他戲曲劇種,在文化傳統、藝術手法和表演程式等方面沒有多少本質的區別。香港能夠做到的,廣東乃至內地沒有理由做不到。近些年,儘管傳統文化的價值已經為更多人認識,但戲曲在整個文化領域依然沒有應有的地位。內地也興建了許多新的高水準的表演場所,然而卻沒有激起戲曲界自我提升的動力;現有的場館也很少提供給戲曲劇團使用與經營。在很多地區,政府資助的水準早就超出香港目前的水準,卻大量浪費在迎合政府領導意志的速朽的新劇碼創作上。劇團進人重文憑輕水平的現象普遍存在。國有戲曲院團改革步履維艱,許多劇團的從業人員不僅十分留戀國營劇團的僵化體制,連從事業單位到企業單位的轉變也難以接受。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粵劇的發展確實令人深思。

 
  香港粵劇的經驗告訴我們很多似深實淺的道理。比如說,粵劇演出市場過往相對繁榮的景象靠的不是政府的“重視”,只是因為粵劇生存發展的大環境沒有受到太多外力的破壞;今天粵劇演出的興盛,也主要是靠粵劇界自己的努力。特區政府的資助與重視,對粵劇發展確實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然而,戲曲的創作與演出、形式與內容,卻不能也不應由政府部門越俎代庖去決定。說這些道理似深實淺,因為這些都只是現代社會的常識,然而它們同時更是社會和藝術健康發展的規律,只要違背這些規律,戲曲就遭受傷害、挫折;反之,戲曲才有可能發展、繁榮。

 
  香港做到了,我們能做到嗎?

 
  (作者為福建師範大學海峽兩岸文化發展協同創新中心教授)
[按此打開]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09年10月2日



粵劇列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正式批准粵劇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是香港首項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民政事務局今天(10月2日)與國家文化部核實,粵港澳政府透過中央政府共同申報的粵劇,已列為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該局表示感到十分高興,這次申遺成功,顯示粵劇藝術得到聯合國的肯定和認同。

該局指出,為保存和弘揚粵劇,3地政府已制訂方案,包括繼續研究粵劇的歷史和流派、加強粵劇的推廣和普及、通過演出和教育工作,讓市民和年青人更深入認識粵劇;並透過文化交流,向海外推介。

粵港澳政府2003年開始籌劃向聯合國申請粵劇成為世界文化遺產,2005年正式委託具申報經驗的中國藝術研究院草擬申報文本。去年9月中央政府向聯合國申報包括粵劇的首批《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特區政府2004年設立粵劇發展諮詢委員會,2005年成立粵劇發展基金,至今已撥款約2,000萬元,支持了超過260項申請。

為增加粵劇演出場地,政府開拓不同規模的場地,包括改建油麻地戲院及紅磚屋為設有小型劇場的戲曲活動中心;在高山劇場新翼興建中型劇場及排練室;以及在西九文化區的戲曲中心設大型和小型劇院、排練設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