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道德正軌 反思政爭問題

2017-09-09

來源:香港商報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可是,竟然有人「恭喜」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不幸喪子,在教育大學「民主牆」貼上極之涼薄和侮辱的字句,我們不禁要問:這個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由行政長官,到教大校長,以至其他教育界人士等,均對事件表達極度關注,而任何一個正常的香港市民,相信都會對此既感憤怒、又感痛心。我們實不能夠低估今次事件,必須義正辭嚴地以正視聽,建立正確道德價值觀,此外並要深刻反思當前的政爭及青年問題。

  毫無疑問,今日香港「泛政治化」矛盾異常尖銳,嚴重程度甚至達到一個點,即竟有人認為政治爭議可淩駕一切,就連道德價值也等而下之。如果有位母親,她的兒子不幸自尋短見,常人難免都會心生同情,可以的話更想送上安慰;可惜,有人卻基於敵我政治考慮,不惜公開貼大字報往她傷口撒鹽鶩I後所反映的,彷彿政爭思維已將惻隱良心埋沒葬去。政治斗爭真的可以淩駕如斯,以至超越基本的人性道德底線?事實上,政爭絕對可以存在,惟這必然導致道德淪亡嗎?進一步言,試問一個社會一旦道德淪亡,「民主」、「自由」等又有何價值可言呢?

  最令人遺憾的,乃事件發生在教育大學。不必諱言,網絡上也見不少類似冒犯語句,都因政爭理由而向蔡氏母子落井下石;然而,教大情況特別不同,因為里面都是青年大學生,即香港未來棟梁,更重要者,乃他們將會為人師表,負責教育我們的下一代。首先,目睹青年道德價值出現偏差,問題已不能等鎔視之;再者,如果他們將錯誤的價值觀,進一步傳揚予他們未來的學生,社會各界難道不應嚴肅正視,毋讓不良歪風繼續肆虐?

  雖然,作出相關劣行者,初步資料顯示只涉兩人,而他倆未必都是教大學生,亦不等於這代表了全體學生及全港青年;不過,為了以正視聽及以儆效尤,校方理應按既定程序追究懲處。或曰,學校應是一個容許犯錯的地方,但這不是說可以縱容犯錯,甚至坐視錯誤信息擴散開去。畢竟,該大字報違反了民主牆的使用守則,包括用上人身攻擊或侮辱的字句,學生會將此拆除的做法便值得肯定;惟說到擔心校方追究會引起「白色恐怖」,在情在理則無疑說不過去,因為言論自由不是完全沒有限制的,當中冒犯行為亦非意見表達的一種,正如民主牆都有制訂守則,便凸顯了不論「民主」抑或「自由」均非必然絕對。

  說到底,今次事件的定性非常簡單,在人性道德底線上基本沒有爭議空間。任何辯駁的所謂「道理」,到底都是說不過去的歪理,政治爭議實不應該也不能夠淩駕一切。所以,還望相關護短言論知所行止,切勿再向社會尤其是青年傳遞錯誤價值觀,而社會各界特別是有識之士,也必須當頭棒喝,加大發聲,從而進一步抗逆這股歪風潮流,重塑社會的正確道德價值觀。否則,誰來教育我們下一代的莘莘學子?相信誰也不希望香港要墜入道德淪亡的懸崖!

  香港商報評論員 李哲

【香港觀察】教師不能誤人子弟

2017-09-08

來源:香港商報

  何子文

  天水圍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學生會主席湯錦婷,近日於學校開學禮上的偏激發言,引起社會廣泛爭議。她利用開學禮的場合大力歌頌幾名因違法而入獄的社運人士,更炫耀自己羞辱國旗的往績,甚至揚言「爭取香港獨立」。她在發言中更感謝幾名教師,表示如果不是他們的「教導」和「鼓勵」,她也不敢發表這樣的言論云云。

  真正洗腦的是教協

  開學典禮本來是勉勵同學在新學年努力上進、勤於學業的場所,但湯錦婷竟然利用學生會長之便,大力歌頌幾名因違法而入獄的社運人士,並將自己偏頗以至有鼓吹違法意味的言論,僅稱為「不體面」。其實,她的言論豈只是不體面,更是不求甚解以至不學無術。犯法就是犯法,不能美化犯法行為,如果因為所謂崇高理想,就可以以身試法、破壞社會秩序,動輒糾眾發動政治沖擊,這絕非法治社會應該出現。就是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都不會容許國民因為政治原因而沖擊法律。

  湯錦婷的偏激言行引起社會廣泛爭議,事後有傳媒發現她口中說的一直「鼓勵」她參與各種社會抗爭、灌輸極端思想的,是校內一名身兼教協理事的教師。香港通識科搞了這麼多年,如果訓練出來的都是湯錦婷這些自以為有獨立批判能力,盲目相信戴耀廷所謂「違法達義」,甚至公然鼓吹「港獨」的人,這樣根本不是什麼獨立思考,而是被「洗腦」卻不自知而已。湯錦婷的事件反映「政治洗腦」是如何荼毒青年,家長將子女交給教師,但原來學的卻是「違法達義」、「自決暗獨」的一套,隨時禍害子女一生,戴耀廷以及一些政治傾向明顯的教師乃至教協之流,正是始作俑者。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第2.2條中的第十二至十四項指出,一個專業的教育工作者「應幫助學生認識自己的價值,建立自尊;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一些教師在校園內宣傳違法行動,甚至鼓動學生參與,已經違反了《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校方理當追究,以保護莘莘學子。

  香港回歸祖國已經20年,但由於政治化的幹擾,促進青少年認同國家民族的國情教育滯後,令香港社會對基本法的認識未夠深入,部分青少年更被一些別有用心的謬論誤導。國民教育、基本法教育更遭到以教協為首的反對派人士的無理狙擊,教協會長馮偉華日前竟指:「不是反對國民教育,而是反對洗腦式的國民教育」云云,但其實,教協從來都是不講道理,而是將國民教育一概攻擊為「洗腦」,一反到底。

  國民教育刻不容緩

  教協將天經地義的國情教育、基本法教育誣指為「洗腦」,這不但暴露其敵視祖國的扭曲思維,更說明他們反國教,不過是怕學生多了解國情、多認識基本法,從而令他們的歪理再無市場。教協的行徑根本就不是一個教師組織應有的行為。實際上,真正「洗腦」的,正是教協本身。

  學生關心社會值得鼓勵,但為人師表應該灌輸他們正確、合法表達意見的方法,而不是一味訴諸抗爭、一味將問題簡單化、政治化,甚至推動他們成為政治的爛頭卒。一些教協教師肆意對學生「洗腦」,更凸顯國教刻不容緩。

  傳播「港獨」危害嚴重

  路敏盈

  開學之際,中大、港大、城大及教大等校園又發生多處懸掛「港獨」橫額和宣傳品事件。事情發生後,還有學生會人員出來阻止拆除和清理現場,並揚言不排除有進一步的行動。這種公然鼓吹分裂國家,嚴重違反憲法和基本法,挑戰及危害國家主權與安全的行為,引起社會各界極大的公憤與強烈譴責,紛紛要求有關方面嚴肅處理滋事分子,絕不容許姑息養奸。

  這不是什麼言論自由的問題,從香港範圍來看,懸掛「港獨」橫額或涉違《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任何人若「發表煽動文字」,或「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复制煽動刊物」等,首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元及監禁兩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三年。

  舉世皆反分裂國家

  從世界範圍來看,分裂國家亦為所有法治社會所不容,為此反分裂立法一直是世界所有主權國家維護主權的正當行動。自有民族國家誕生起,維護主權完整與統一就產生了反分裂的正義立場。許多國家在刑法之中,都設立了與分裂國家相關的法律懲治條文,對分裂主義行為或者分裂主義勢力給予刑罰制裁打擊。美國反對分裂的意志貫穿到美國法律的整個體系當中。美國憲法制訂的直接目的,就是要改變及結束在美國邦聯時期13個州分立、分治的狀況,以立法形式鞏固和體現主權的統一。尤其是美國1861年制訂的《反聯邦脫離法》影響深遠,從根本上維護了美國的領土完整,並曾激勵美國人用生命去維護美國統一。

  英國亦曾針對北愛爾蘭共和軍制造的恐怖性事件,制訂了相關的法律條文,以反恐的名義和形式打擊分離主義勢力,捍衛主權不可侵犯的原則。加拿大方面,為防止具有極端獨立傾向的魁北克少數分裂主義分子的分裂活動,也曾於2000年制訂了《權限界定法》,授予聯邦政府權力,有效地打擊分離主義勢力。

  我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歷代中國中央政府都以維護祖國的統一為國家的頭等大事。即使舊中國的刑法,也將分裂祖國的行為,列入內亂罪予以制止。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在台灣執政時期,也都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今天的中國刑法第一百零二條更明確規定:里通外國,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一百零三條: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必須遏制港獨

  凡此種種都說明,反對分裂放諸四海皆然。我們應該深刻認識「港獨」分子的罪惡性質之嚴重,認清他們勾結境外反中勢力,蚍蜉撼樹,不自量力地企圖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陰謀。「港獨」嚴重違反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意圖顛覆「一國兩制」、分裂國家,這些人內外勾結串聯,有行動,有綱領,若我們不禁止不懲治他們,必將不斷危害和撕裂香港社會,嚴重破壞香港和諧穩定,更可能因此激發起香港與內地民眾之間的對立情緒。我們強調堅定反對和遏制「港獨」,不僅是捍衛國家憲法和特區基本法的尊嚴與權威的需要,也是維護香港社會整體根本利益的必須。

惡果已釀成 校園不能再放任

2017-09-09星島日報社論




  教育大學疑有學生張貼恭喜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大字報,校方憑閉路電視錄得的映像追查張貼者身分究辦,是正常而合理的做法,學生會竟指這樣會釀成「白色恐怖」,難免予人包庇犯事者之感,進一步令市民為這些未來教師的質素慨歎。此外,城市大學昨晚又有人擬在校內貼「恭喜」標語,顯示這類冷血行為,正於大專院校蔓延,過往大學校園放任自流的惡果,正陸續呈現。

  學生會民主牆出現這大字報後,幹事以內容帶有人身攻擊及侮辱而除下標語,證明學生會本身都認為張貼者做錯。可是,學生會就追究張貼者責任的問題上,卻令人覺得試圖為他們的劣行開脫,而且把焦點轉移到校方行動,是否侵犯學生會自治權和言論自由等問題。

  今次舉動反映張貼者基本人格有問題。社會對教師的道德要求比一般人高,原因是他們負責教育社會的下一代,否則政府也毋須設立教師操守議會等組織,進行教師道德規範。

  無論今次張貼者身分是否教大學生,查出其身分予以追究,並要求其公開道歉,是最根本的要求。張貼者無論是現任還是未來老師,都須認錯,其他準老師亦不宜作偏袒縱容的壞榜樣。

  罔顧是非黑白 損害大學

  事件是非黑白本來很清楚,但學生會會長黎曉晴評論事件時,卻避談張貼者的行動是否正確,沒有半句責備與批評,一方面聲稱學生要為自己的行動承擔後果,另一方面卻反對校方追查懲處,說法自相矛盾,甚至反過來指責校方欲打壓自由。

  學生會的邏輯,是大字報貼在學生會負責管理的民主牆,校方不應干預,要查就由學生會來查。他們迴避了一個要點,就是今次事件影響整所大學,貼惡毒標語既自辱人格,也有辱校譽,其他同學、教職員和校友都受連累。因此大學追查是理所當然,而且校方依法有權,也有既定機制來查究,學生會抗拒校方調查,甚至指為「白色恐怖」,於理於法皆不合。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不能夠因為政治立場就獲得優待寬免。試問,如果今次大字報惡毒攻擊的對象是一位剛喪子的民主派或本土派人士,學生會會同樣護短,反指校方壓制自由嗎?

  濫用自由 須撥亂反正

  這種以立場行先罔顧是非的現象,同時反映在前晚中文大學內地生張貼反港獨海報的風波,當時學生會幹事周竪峰用連串粗口罵對方是「支那人」,民主牆上可以有撐港獨大字報,卻容不下反港獨的大字報,充分反映這些激進學生在校園如何專橫。

  個別大學的校方過往一直採取放任態度,為免做「醜人」,盡量不干預學生會的運作,但學生會紛紛被激進者壟斷佔據,形成獨立王國,涉及違法和令社會嘩然的道德爭議隨之愈來愈多,對學校眾多其他持份者,包括其他教職員、學生、校友造成損害,惡果昭然可見。

  這些學生今天仍然死霸學生會地盤不放,面對這情況,校方應該果斷撥亂反正,加以規管,這不但有理可依,更不涉及言論自由,如不再這樣做,大學環境將難以恢復正常。

  任何人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就算匿名都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校方查究,可以對一些人的惡劣言行產生阻嚇力,這絕非妨礙言論自由,而是對濫用言論自由傷害他人的行為「落閘」。希望大學管理當局今次能改變過度寬鬆的政策,理直氣壯處理同類事件,這樣才可避免亂象變本加厲。

深思蔡若蓮遭惡毒詛咒冒犯事件 看清各種「獨」勢力對抗國家危害

2017-09-09文匯社評之一

教育大學前日出現對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無人性的冒犯標語,引起全城震怒,特首林鄭月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教大校長張仁良和社會各界齊聲譴責。這是一個挑戰人性和文明底線的惡劣事件,譴責固是必然,卻又遠遠不夠。香港人有必要質問:蔡若蓮與冒犯者有什麼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要受到如此惡毒的詛咒傷害?香港人必須拷問:一個培養未來「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教育殿堂,如果容忍冒犯者逍遙,如果不能剷除冒犯者滋生的土壤,我們的下一代會被帶向何處?如果,堅持愛國愛港,積極推動國民教育,就成為蔡若蓮遭受冷血冒犯的「原罪」,那麼我們就可以清楚看到,本港仇視國家民族、顯性或隱性推動「港獨」的激進勢力已經越來越沒有底線;如果對此不予嚴厲遏止,這股勢力從「獨瘤」發展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毒瘤」,把更多純良青少年帶上反社會的不歸路,只是時間問題。因此,政府和全港市民對「港獨」思潮絕不能等閒視之,更不能抱持綏靖態度,一定要旗幟鮮明,嚴正處理,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避免社會撕裂,達至社會和諧繁榮。

蔡若蓮不幸痛失愛子,任何人,只要稍有良知和人性,即使政見不同,都會送上同情和安慰,而非幸災樂禍,惡言詛咒。但是,除了教大民主晱X現冒犯蔡若蓮的標語外,網上亦出現不少令人難以接受的冷血評論,有關言論已經完全超越人性道德的底線。有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蔡若蓮痛失愛子的傷口上灑鹽,背後的原因是有人受「港獨」勢力洗腦中毒太深,把愛國家愛民族、推行國民教育視為不可饒恕的彌天大罪,對蔡若蓮這樣的愛國愛港教育專業人士懷有深仇大恨,以他們多災多難為快。

蔡若蓮作為一名資深教育工作者,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絕對無做過任何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事,相信亦與冒犯者並無私人恩怨。之所以遭到惡毒攻擊,唯一原因,就是她數十年來一以貫之愛國愛港,曾以教聯會副主席身份堅決反「佔中」;擔任傳統愛國愛港學校校長期間,堅持每周舉行升國旗儀式,持之以痚鷎i學生的愛國心;多年來迎難而上推廣國民教育、基本法教育,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也是身負有效推動國民教育的重任。正因為蔡若蓮不畏艱難、不遺餘力引導學生愛國愛港,增強他們對國家民族的認同感和歸屬感,所以本港某些仇視國家民族、頑固謀求「港獨」的勢力,視蔡若蓮為眼中釘、肉中刺,把對國家民族的敵意、仇恨,發洩到蔡若蓮身上。對蔡若蓮的不幸落井下石,根本上是這些「隱性港獨」分子抵制「一國」、要將香港從國家分離出去的陰暗心理在作祟。

近日本港多間大學接連出現鼓吹「港獨」的標語,有中學學生會代表在開學禮上公然炫耀羞辱國旗的「往績」,情況令人擔憂,亦說明教大出現冒犯蔡若蓮的標語並非孤立事件,根本就是「港獨」思潮趨向激進化、反社會行動化的後果。近年「港獨」歪風未受到根本遏制,在校園內持續擴散,流毒甚廣,部分學生受害加深, 「港獨」言行因此變本加厲。由於「獨癮」上腦,部分學生對違憲違法「港獨」言行執迷不悟,迷信「公民抗命」、「違法達義」;遵紀守法、尊師重道、包容理性等世界觀、價值觀、法治觀卻被扭曲顛覆,容不下任何不同意見,對於不同立場、不同政見者施加越來越離譜的語言暴力,甚至為了所謂「崇高理想」不惜以身試法。近年來本港大學發生多宗暴力衝擊事件,以至「違法佔中」、「旺角暴亂」、立法會宣誓風波等違法亂港事件層出不窮,令香港法治受創、安寧被破壞、國際形象受損,根本上都是「港獨」勢力作祟的結果。

古今中外的歷史和現實早已並且不斷證明,錯誤的政治、宗教、社會思潮氾濫失控,歪理邪說大行其道,極端暴力行為必然如影隨形、相伴相生。希特勒的納粹狂熱,導致慘絕人寰的猶太人大屠殺;狂熱原教旨主義發展成恐怖主義,催生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伊斯蘭國;美國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一直陰魂不散,引發不斷的流血衝突、社會撕裂。同樣地,從此次蔡若蓮遭殘忍冒犯的事件,可以看到「港獨」言行已經越來越沒有底線,為求目的不計後果,不僅對社會道德、法律法規視若無睹,更將規範、法律視為阻礙其實現「港獨」的障礙束縛,逐步嘗試挑戰。可以預見,鼓吹、推動「港獨」的勢力如果不受到強力遏止,最終也會走上反社會、反人類的暴力極端之路。

言論自由並非沒有底線,必須合法及符合道德標準,學術自由、院校自主亦非鼓吹「港獨」的免罪金牌 ,大學更非不受道德約束、無法無天的法外之地。近日連串事件警告,「港獨」影響惡劣深遠,百害而無一利,肅清「港獨」不能再猶豫不決、瞻前顧後。遏止「港獨」,校園應作為重點對象,政府、教育部門、校方必須對「港獨」言行採取高壓姿態,市民更要義無反顧全力支持,通過立規矩、明是非,劃出不可逾越的紅線。

新一屆特區政府上任以來,致力於化解分歧、重建社會和諧,這也是本港主流民意的期望。但是,追求社會和解,絕對不應該、也不可能建基於對大是大非問題的模棱兩可,甚至進行無原則的妥協讓步。抵制「港獨」是本港社會主流共識,符合香港整體利益,堅決果斷依法打擊「港獨」,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唯有將「港獨」強力遏止,才能真正實現香港安寧和諧,讓全體港人同心協力,重新集中精力謀發展,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支持學生市民抗「獨」 形成反「港獨」社會氛圍

2017-09-08文匯社評之二

香港多間大學校園近日出現「港獨」橫幅及標語,有中文大學同學挺身而出,憤然撕下這些違法標語,主流民意紛紛點讚;昨日,又有不少學生和社會人士加入到反對宣揚「港獨」的行列。鼓吹「港獨」破壞「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繁榮穩定,公然張貼「港獨」標語不僅違反校規,更屬於違憲違法的行為。有同學和社會人士站出來予以喝止,是代表香港主流民意的正義之舉。對於在大學校園宣揚「港獨」的不法行為,大學校方需要履行管理職責,予以嚴厲制止和懲處。特區政府也應像對待在立法會宣誓儀式上公然播「獨」的極少數敗類那樣,依照法律進行嚴肅處理。對於採取違法手段,恐嚇、圍攻反「港獨」同學的行為,更需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以形成全社會齊心協力,共反「港獨」的社會氛圍,令其無法在香港社會滋長。

近日有少數受到「港獨」思潮荼毒的學生,公然在大學校園裡懸掛和張貼「港獨」標語傳單,這些違憲違法的行為,受到廣大同學的抵制。有中大女同學更無懼恐嚇,主動站出來批評這種違法行為,並撕下這些張貼在牆上的「港獨」標語。不少同學用反對「港獨」的傳單,覆蓋住「港獨」標語,充分顯示出校園多數同學都不支持「港獨」。對於這些同學的正義行為,香港主流社會紛紛表示支持,女同學勇撕「港獨」標語並與被「港獨」迷惑學生辯論的視頻,在網上熱傳及被大量網友點讚,有網友還發起投票支持。昨天,還有不少市民自發來到中大,反對宣揚「港獨」的逆行,聲援撕走「港獨」海報的同學,這些都充分顯示出香港社會反對「港獨」的澎湃民意。這個強大的民意聲勢迫使少數「港獨」分子,不得不急急清除「港獨」標語後慌忙遁走。

「港獨」違反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宣揚「港獨」也觸犯了香港的有關法律,屬於嚴重的違法行為,並非受到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無論是在社會上,或者是校園裡,都沒有宣揚「港獨」的自由。事實上,能否有效遏制「港獨」思潮氾濫,關係到「一國兩制」能否成功落實、法治根基是否牢固、香港社會的繁榮穩定能否確保,是大是大非問題。因此,每一個珍愛香港的市民,都有責任和義務,站出來制止「港獨」行為。大學管理當局要承擔起依法管理的職責,對於校園內的違規違法行為要進行嚴肅處理。如果繼續抱聽之任之或者是和稀泥的態度,就是疏於職守並誤人子弟的失職行為。特區政府有關部門,對於這些違法現象,也要採取積極的應對措施,對於觸犯法律的「港獨」分子,就應該依法處理,以彰顯法治,維護社會繁榮穩定。

需要強調的是,香港社會除了要旗幟鮮明地反對「港獨」之外,也要堅定支持勇於站出來反對「港獨」的同學和市民。對於那些用非法手段,圍攻、恐嚇反「港獨」同學的行為,警方必須主動出擊,依法處理。警務處長盧偉聰昨天在被問及相關問題時就指出:「港獨」違反基本法,如果出現違法行為,警隊會嚴正執法。

總之,香港社會各方面都應共同努力,匯聚起反「港獨」的強大力量,形成對「港獨」思潮一冒起就遏制、一出現就喝止的社會氛圍,使「港獨」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消除「港獨」滋生的社會土壤,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持續成功落實。

港獨氾濫心更毒 大學淪為害人地 東方日報社論2017—09—09

世上最悲傷的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經歷喪子之痛,一般人都會表達同情及慰問,不料少數人幸災樂禍,在別人的傷口上再插一刀。香港教育大學「民主牆」上張貼奚落蔡若蓮喪子的標語,令人齒冷,不管是否學生所為,事件既然發生在校園內,不僅侮辱「民主」,侮辱「教育」,更是對人類良知及底線的挑戰。

這是繼兩名小學雞政客公然在議事堂發表辱華及港獨言論後,再一次激起公憤的重大事件,有抗議者昨日進入校園,高呼「我要教育大學,不要禽獸大學」,足見民情洶湧。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教大校長張仁良不敢怠慢,均表示會調查事件並追究責任。教大董事會主席馬時亨質疑,這種人是否有資格當老師,家長是否有信心將孩子交給這種老師,道出了無數家長的心聲。

可笑的是,教大學生會不知反省,反而強詞奪理,倒打一耙,批評校方追究事件是「打壓言論自由」及「白色恐怖」,這恰恰暴露部分大學生的無知無畏,將「言論自由」作為無法無天、喪心病狂的藉口。人之所以是萬物之靈,是因為人有情感、有智慧、有同理心、有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如果沒有這些,同衣冠禽獸何異。殘酷冷血,有些人連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將來走出校門做了「人之患」,將如何的誤人子弟,簡直令人不敢想像。

中國號稱五千年文明古國,禮義之邦,就體現在「仁、義、禮、智、信、忠、孝、節、勇、和」等十大傳統美德上,其中「孝」是外國字典塈鉹ㄗ鴘漁痐葳靋。就大學而言,更是「在明明德,在親民」的「止於至善」之地,家長將孩子送到大學,就是希望他們在這個文化殿堂學習知識,學習做人的道理,將來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誰曾料到,好好的孩子進入大學後,沒有學好,反而變壞,泯滅人性,止於無恥。愛孩子等於害孩子,教家長情何以堪?大學已是不堪,如今連中小學也無法平靜,香港的教育到底怎麼了?

一葉知秋,教大淪為教育的反面典型,其實是整個教育界烏煙瘴氣的縮影。有的老師不像老師,鼓吹「違法達義」;有的學生不像學生,醉心街頭之餘,更成為港獨支持者及倡導者,不承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不尊重自己的民族。這也罷了,其心腸毒如蛇蠍,狠如豺狼,更加令人心寒,有人說象牙塔塈祗溺j漫,成為培養「雙毒(港獨及心腸狠毒)」之地,可謂一針見血。

開甚麼花兒結甚麼果,埋甚麼種子發甚麼芽。近日各大學「民主牆」變身「港恥牆」,有如一面鏡子,既照出部分大學生之質素低下,亦折射港府、社會及部分家長的過分縱容溺愛,對年輕人做錯事不敢直斥其非,反而一味原諒,一再為其開脫,以致部分人被慣壞,有恃無恐,習非成是。說到底,青年人問題、港獨問題是整個社會釀成的苦酒,而中央長期當甩手掌櫃,一樣難辭其咎。

社評:言論自由有底線 惡言「獨」語須處理



2017—09—09

【明報社評】本港多間大學民主牆湧現惡言「獨」語,有學生會成員企圖以「言論自由」之名,為涼薄言論和宣揚港獨標語辯護,指控校方「政治打壓」,詭辯歪理百出,可是外界眼見的是小部分學生蠻不講理,濫用言論自由,壓抑異見,混淆視聽。言論自由必須維護,不過就算再大的言論空間,也有法律道德底線,超越底線遭受譴責,是因為言論太過離譜,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絕非不足,更非「白色恐怖」。

濫用言論自由 歪理必須駁斥

大學不應該是象牙塔,大學生應該關心社會,然而理性討論政治議題,跟校園政治化是兩碼子的事。由中大港獨單張到教大民主牆冒犯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涼薄言論,反映部分學生將兩者混為一談,令校園成為政治角力場,為害深遠。當一些學生濫用言論自由,事事政治掛帥,挑戰社會道德底線,甚至利用大學作為宣揚港獨的平台,令校園愈來愈政治化,就愈容易招惹校外政治勢力介入插手,過去數天分別有人到中大和教大校園抗議,並非健康現象,情况惡化下去,不利院校自主,對大學和學生都不是好事。

面對外界批評,中大學生會和教大學生會幹事搬出來的「政治擋箭牌」,就是「維護言論自由」,可是當中充斥歪理詭辯,必須駁斥以正視聽。

以教大民主牆風波為例,教大學生會代表聲言,校方要翻看閉路電視、追究涉事學生,將帶來「白色恐怖」,又稱張貼者可能因為「社會無渠道表達意見」,轉移成情緒宣泄;這是企圖協助張貼者開脫。首先,渲泄情緒不代表有權濫用言論自由,發表凉薄冷血言論,何况社會絕非沒有渠道表達反對某某官員的意見。至於「白色恐怖」更屬上綱上線,轉移視線。學生會長聲稱,羅范椒芬和吳克儉也曾對教師學生發表「涼薄言論」,「與民主牆言論如出一轍」,為何校方沒有譴責他們。有關說法反映會方完全不明白大字報「恭喜」別人喪子,是何等超出社會道德底線,與他們所舉的例子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中大學生會的態度同樣不敢恭維,予人觀感是「我的嘴巴就是言論自由,你的言論自由我來決定」。民主牆應當是鼓勵討論的地方,然而一張張只印着「港獨」政治口號單張,除了宣揚「港獨」,看不出有其他意義。民主牆非學生會之物,只是校方交予學生會代為管理,校方認為「港獨」單張違反《基本法》和校方一貫立場,要求學生清除違反守則及大學政策的不恰當物品,做法有根有據。中大校長沈祖堯苦口婆心,向全體師生表示「港獨」違反基本法,強調校園不宜成為政治角力之所,希望同學討論政治議題時和平理性尊重包容,只是部分學生偏執己見,不願接受。

教大懲處校方決定 中大「反獨」不能空談

時下激進學生經常質疑政府以法規作為管治手段,打壓異見,可是中大學生會的一些作為,卻甚為諷刺。會方一面揚言捍衛「言論自由」,可是最初竟又容讓「港獨」單張填滿民主牆,不留異見空間,是為霸道一言堂;有學生在民主牆「港獨」單張上張貼「反獨」意見,會方隨即援引守則「依法管牆」,強調不可遮蔽別人單張,還振振有辭聲稱一些「反獨」單張沒有署名,幹事有權「依法清理」,可是部分「港獨」海報同樣沒有署名,卻存在多時。中大學生會口口聲聲不支持「港獨」,卻又堅拒撤下「港獨」單張。有沒有偏袒不公,公眾心中有數。

較早前,美國哈佛大學取消最少10名新生入學資格,原因是他們在臉書群組內發表種族歧視、大屠殺等冒犯言論及相片,根據校方規定,若學生行為令人質疑他的誠信、成熟程度或品格,校方有權取消入學資格。哈佛的做法雖然惹來爭議,然而正好突出言論自由亦有不能踰越的底線,同樣道理亦應適用於香港校園的民主牆。無視法律道德底線,凡遇質疑批評即形容是「政治打壓」,動輒揚言「打壓愈大,反抗愈大」,抱着這種態度,很難理性討論問題。

中大和教大的民主牆風波,反映部分學生的認知、態度和表達手法均偏離了香港人普遍認同的底線,昨天行政長官發表聲明,譴責大學校園出現不當言論,有其必要。社會各界對於濫用言論自由、挑戰法律道德底線的行為,亦應嚴辭指正。教大民主牆風波,若證實是校內學生所為,如何懲罰應該交由校方決定,外界不應插手施壓。至於中大民主牆風波,既然校方強調一貫反對「港獨」,如何處理宣揚「港獨」單張,必須拿出一個清晰立場和做法,證明校方會對「港獨」說不,不能溫溫吞吞含糊其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