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7日 星期五 07:10 更新

人民幣與美元爭鋒

《華爾街日報》 -- 誰是全球最炙手可熱的貨幣?美元在試圖摘取這一桂冠時遇到了人民幣這一意想不到的對手。

 

 

美元最近兌歐元和澳元等貨幣大幅攀升,而人民幣是少數幾個能夠與之匹敵的對手。兩者的區別在於美元是自由浮動的,而人民幣受到中國央行圈定的交易區間的限制。在自由浮動的美元大幅上漲的同時,人民幣中間價的年內上調幅度也達到4%左右,只9月份就上調了九次。

此舉讓中國與其貿易夥伴的關係發生了變化。中國的貿易夥伴多年來一直抱怨中國政府人為低估人民幣匯率,讓中國出口商獲得不公平的優勢。

人民幣的調整幅度不可謂不大,但卻無法平息美國參議院反對派的呼聲。本周一,美國參議院程序性投票通過了立項預案,將推進旨在懲罰中國匯率政策的立法程序。法案尚需得到眾議院或總統奧巴馬(Obama)的批准。

直到最近,受美元兌其他多數主要貨幣大幅下挫影響,人民幣估值仍顯偏低。但這一局面在上個月徹底改變,因投資者在歐洲債務危機惡化和全球經濟放緩的擔憂趨勢下開始買入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表示,在中國央行調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的影響下,9月份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剔除通貨膨脹因素的人民幣兌一籃子主要貿易夥伴匯率的加權平均值)上升2.3%,達到2010年6月中國放鬆人民幣管制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與中國企業存在競爭關係的出口商指出,一個月內貿易加權匯率快速升值是不夠的。

支持參議院法案的美國鋼鐵協會(American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的主管Thomas Gibson表示,最根本的問題是中國依然在操縱自己的貨幣匯率。

美國參議院的投票只是近期反制中國匯率政策的行動之一。巴西(新聞 - 網站 - 圖片)上個月也落實新稅收政策,對使用進口零部件較多的汽車徵收更高稅率,目的是幫助本土廠商與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低成本廠商競爭。去年巴西率先祭出「匯率戰」大旗,把矛頭指向中國和美國等經濟體,指責這些國家故意壓低本幣。

中國央行在美國參議院投票結果公佈後作出回應,稱此舉可能導致貿易糾紛,影響中國正在進行的匯率改革進程,另外還表示人民幣實際匯率已趨近均衡水平。

中國讓人民幣升值不是為了討好外邦;人民幣升值可以緩解通貨膨脹壓力並增強國內購買力。

市場中有不少人認為美元將會回落,而人民幣相對強勁的走勢只是暫時現象。如果美元進一步上漲,中國可能會讓人民幣兌美元貶值,讓人民幣兌貿易夥伴貨幣保持穩定。交易員們最近將人民幣推至中國央行允許的交易區間的低端,這或許是人民幣將很快貶值的一個信號。

但許多分析師和交易員相信,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中國允許人民幣漸進升值,並在幾年內重塑全球貿易格局。Roubini Glob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分析師Adam Wolfe表示,只要人民幣兌美元保持每年4%-6%的升值幅度,全球貿易再平衡的趨勢就能延續。

中國經常項目盈餘在9月份之前就已經開始下降,2011年上半年經常項目盈餘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2.8%,低於上年的5.0%。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崔歷稱,國內成本上升和人民幣升值也抬高了中國的出口價格。

她表示,這種價格調整更多是由實際貨幣升值因素促成的,這是溫和的第一步,但也是非同小可的第一步。

撰稿:華爾街日報Erin McCarthy

相關文章